若是披月待橼歌

假文雅,真人渣。脾气差,脏口多。

佛系随缘更新。

长期活在评论区。

墙头多,请随便和我聊一聊吧,我都会好好回应。

烂的一批的人不敢把喜欢的太太挂在简介里,但是超级喜欢她们!敢动她们我就咬你!!!

你要是喜欢我,我就加倍爱你❤

呜哦……

豆花花花:

马一下

小菊花妈妈课堂开课啦:

超级棒棒!可以说是非常全了
辛苦太太了!

My My My!:

漫威十年所有系列电影免费分享!!!
需要的加我网盘账号然后备注漫威就行!!
我的网盘账号是 枿茬 (nie cha)
(鉴于复联三还没有下映就没有加进去)


长期有效!

记得备注漫威或者直接给我发条信息

复联3和死侍2高清出了以后会发!



会尽快发 当天一定会发 

大家顺手点个推荐让更多人看见吧

帮到大家不会觉得麻烦!!

给W的印象小段子。

写这篇的时候在听《打上花火》。
@桃李春风一杯酒 。爱你。


乌云浓墨般一点一点凝起来,总觉得马上就要砸到脸上了。
我没带伞,现在只好在咖啡店里避雨。无奈只好拨通电话,电话那一头温软的女音和着暴雨的歌曲,轻飘飘的进了我的耳朵。
“……我也在这附近。”能想象电话那头小姑娘眯着眼笑,“我去找你呀。我有带伞。”
挂了电话看着骤雨撞击着玻璃窗,实在是希望小一点,再小一点。那个小姑娘还撑着伞来找我呢,万一让污水溅湿了她的衣摆,让雨滴淋湿了她的发梢,定是会让我觉得心中绞疼的。
W的身影出现在玻璃窗外。女孩子微微抬起伞,冲我一笑,小跑着进了店。我赶紧把咖啡推给她。她看见了焦糖玛奇朵,小小的眉头拧在一起:“我还是想喝苦一点的…算了。”
我只是笑,不答话。虽然她不怎么认为,可是我是真心觉得她实在是甜啊。就算是烤,那也是烤棉花糖。
我摘下耳机塞给她。即使这个举动唐突,她也是认真地戴起来听:“……《打上花火》?你喜欢这个呀。”
喜欢这首歌,更觉得你像花火。
“我们——以后去看烟花吧。”
并没有因为我各种天马行空而嫌弃,她只是仔细考虑我每一个甚至可能是无理取闹的建议。然后露出洁白的八颗小小牙齿。
“好呀。”
烟花,各种烟花。我觉得我一定是看见了烟花炸在她身边了,不然怎么会有彩色的光给她披上衣裳?
“雨有点大,过会儿再走吧。”
她抬头望望窗外,随手从旁边书架抽本书起来看。我就这样凝视着她。
有星屑在她眼底滚动。

【喻文州×你】新年领带

♪各位好这里浅歌
♪重度ooc文笔渣剧情差逻辑废
♪短小不精悍,欢迎捉虫提建议
♪新年快乐大家!!!感谢还能关注我的小天使们!昨儿生日把运气分给你们!
♪给文州打领带~灵感提供 @只喝露水的仙女十七
以上!来自超级爱你们的浅歌!





新年的风一向都不怎么冷。

大多数店铺都关门回家过年去了。只有少部分店铺是在本地过年的。楼下相熟的老夫妇在散步,看见你笑得褶子都开花了:“新年好啊。”

“新年好新年好!”你抱着怀中盒子笑得灿烂。老夫妇搀扶着缓缓走开了。你看着他们的背影,莫名开始畅想起自己和喻文州的未来。

你盯着电子屏上穿着西装的喻文州,笑容在你不知不觉的时候已经堆满了你的脸。

已经凌晨,电视直播的新年活动刚刚结束。你挣扎着从沙发的怀抱里爬出来,带着不太清醒的脑子开始热菜。烟雾缭绕中,你看见了喻文州的脸。

“我回来了。”喻文州放下东西敲敲桌子。

你顿了几秒思考该做什么,随后大脑终于缓冲成功。转身走出厨房,迎面给他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欢迎回来。你要吃饭吗?”

“我家小姑娘都煮了,我敢不吃吗。”喻文州笑着碰碰你的额头。

“去沙发上等着。”你推了他一把。喻文州新年活动里也是有象征性喝一点酒的,干脆就飘飘然的躺到沙发上去休息了。你思考了一下,果然还是煮醒酒汤比较好。等你煮完出来,这位男神已经歪七扭八地在沙发上睡着了。

你看着他,只是一个劲儿的笑。这位谦谦君子的队长,在家里也是最普通不过的一个男人。喜怒悲惧,和他人都是一模一样的。就像此时,看他在外面的样子,想不到他也会外套一丢就趴在沙发上睡觉。

煮的醒酒汤果然派上用场了。你顺手把他西装外套折好,把他怀里的抱枕扒拉出来:“文州,起来喝点醒酒汤了。”

“嗯?”喻文州被吵醒之后显然不是很高兴,把头埋着过一会儿才迷迷糊糊开口,“好……你先去睡吧。”

“睡什么啊,我先伺候好你再说吧。”你嗔他一句,坐下来细细梳理他的头发。喻文州慢慢清醒过来,身子翻过来笑着吻你的手心:“辛苦了。”

“去喝醒酒汤。”你懒得管他这种时不时出现的撩妹行为,鬼知道又从哪儿听来的。你把他推起来,拽着他来到餐桌前。醒酒汤还有点烫。你给他吹了一下,去倒了杯凉水。

喻文州保持着茫然的状态喝完汤,一眼瞟见你抱回来的盒子:“……那是什么?”

“新年礼物。”你打开盒子,是一套崭新的量身定做的西装。袖口和领带上用金线仔细绣着你先生的名字。这可是你做了好多次心理建设,才忍痛用积蓄买下来的。

“好看。”喻文州伸手搂过你,蹭蹭你的脸颊,“谢谢。下次不需要这个了。你抱我一下比这还贵。”

“瞎讲。要不要试试看?”你伸手回抱他。喻文州笑笑,拿起领带:“这个怎么样?”

“试试看吧。”你伸手,“领带先卸下来。”

你拆下他的领带,把新的那条换上去。喻文州就这么搂着你,心安理得地把自己的下巴搁在你头顶上。他的呼吸越发沉缓,就像是催眠曲。你待在他怀里也越发困境。

赶跑瞌睡虫,你伸手拍拍他的背:“文州?好了。”

喻文州直起身子来,看都没看一眼给了你一个吻:“好看。”

“你都没看跟我讲好看?”你拍拍他的脸,“是不是傻啊你。”

“你买的都好看。”喻文州强行撑开眼皮。你白他一眼:“得了得了赶紧睡觉去吧,懒得管你。”

喻文州笑笑,凑过来吻你。

“有点遗憾没能及时和你说新年快乐。如果加倍爱你能偿还就好了。”








根本没有体现主题,痛哭流涕。
希望小天使们天天开心!
感谢每个能看这篇文章的人❤

【赛科尔×你】有关生日

♪各位好这里浅歌
♪重度ooc文笔渣剧情差逻辑废
♪欢迎捉虫提建议
♪只是单纯的想女票一波,私设一大堆,ky请远离。
♪赛科尔生日快乐!!!!(梗源官方微信)
@数数数不清的旅旅旅葵 亲亲老葵!!

————————————————————

你在回教室的路上加快脚步,路旁的灯婉转投下你的影子。

礼堂那边突然传来了叫喊声,你有些好奇,不顾自己还穿着单薄的衣服,抱着文件凑过去看看出了什么事。

“怎么会这样!!!”

“天呐!!灵异事件吗?!”

你挪到礼堂门口,看着里面的人乱成一团。哦,同班的同学。你走过去打个招呼:“出了什么事?”

“蛋糕!蛋糕不见了!”他情绪激动的拽着你的袖子。
“……啊?”你这才迟钝的想起来今天也是他的生日。“也”?这是因为今天还是另一个人的生日啊。

赛科尔·路普。

你默念着这个名字,听着别人激动的叙述,看着留下的字,陷入了沉默。

怎么这货的字还没练好看一点……算了,工整很多了。

至于为什么不惊讶,因为这就是那个家伙的字啊。别人或许不知道,作为前桌,你可是在转过身问问题的时候深受维鲁特字的美处以及赛科尔字的荼毒的。

什么嘛,你仔细读完纸条上的字,把人家庆生的蛋糕当做自己的吃掉了吗?这件事还是和维鲁特说一下,让他好好教育这个傻子吧。

和同学说了几句聊表安慰的话——当然你是真心安慰他的,总之在面对赛科尔的时候你总有一种自己是老妈子的感觉。不看着他你还真担心出点什么事。

完了,中毒太深了。

可是自己却甘之如饴。

你这样想着,慢吞吞挪着步子。脑袋里充满了赛科尔的事情,这让你感到高兴得不得了,连带着身子一起暖和了起来。虽然事实是你根本就意识不到手已经麻木了。

“嘿!!!”

有个人突然从地上的影子里跳出来。

“我日!!!”想得正入神突然被打断,你被吓得转头就跑,结果腿僵住了根本跑不快,反倒那人先追上了你:“我说你怎么看见我就跑啊!”

……这个声音……

你立马停下脚步,然后冷漠的把手中的文件拍在追过来的赛科尔脸上。

“路普同学,下次再这么瞎晃,你信不信我把你丢到游泳池里去:)”

你十分友(miàn)好(mù)和(kě)谐(jù)地和他(单方面)商量。

赛科尔立马点头答应。

从维鲁特那里得来的情报真是好东西。你心里默默给维鲁特比了个大拇指。

“你干啥呢?”你毫不客气地敲了他脑门一下,“怎么就把人家蛋糕给吃了……哪有人给你无缘无故准备蛋糕啊。”

“我以为那是我的啊!”说起这事赛科尔也是郁愤难平,“因为我刚好在那里!”

“赛科尔,真的,”你摸摸他的头,“记住,回去多吃点补补智商。”

“滚!”赛科尔没好气地打开你的手,突然又想起什么一样,盯着你的袖子不放。

“干什么?”你有点懵逼,也低头去看自己袖子。学院的校服没有问题,袖子没破没勾线,袖口两颗纽扣没掉色。怎么看都是一只完美的袖子。

赛科尔皱着眉有点嫌弃的意味:“我说你怎么这么随便让别人拉你袖子啊。”

“就拉拉袖子,又不是干嘛。”你无谓的笑笑,打算调戏一下他,“盯我盯得这么紧,我说你不会是喜欢我吧?”

赛科尔一下子表情不定。你立马就高兴起来了。赛科尔哪会喜欢你呢,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但是能让他吃瘪真是令人愉快。你打算再调笑几句结束这令人尴尬的局面,结果立马被一句话堵上了嘴。

“我想明白了,我喜欢你。”

“???????????”

你一脸懵逼:“赛科尔你冷静点我会给你准备生日礼物的但是你也不能出卖自己啊。”

“谁出卖自己了!”他炸毛,“我不想让你被别人碰,是真的喜欢你!”

“哈……?”你伸手去探他的头,“没事吧?”

“你什么意思!”他打掉你的手,然后拉过去,“你手也太冰了吧。”

“嗯……嗯。”你不明就里应了一声。

然后你们俩就这么奇妙的走在一起了。

“那啥……赛科尔。”你仍是不放心,想问问他。可是看见那双蓝色的眼眸的时候,所有的怀疑都瞬间坍塌。

“什么事?”

“去拿我的生日礼物吧。生日快乐。”

赛科尔高傲的昂起头。你轻笑着呵了一口气。暖气迅速液化成白雾消散。

这冬天也是很暖和呢。
——————————————————————

感谢观看的小天使们❤

【时之歌众人×你】关于吃醋

♪各位好这里浅歌
♪重度ooc文笔渣剧情差逻辑废,重度文不对题
♪欢迎捉虫提建议
♪只是单纯的想女票一波,ky请远离。
@raaaaaaaare 对不起这么久了我才写完!打死我吧orz




『舜』
皇子殿下今天一整天都埋头在事务当中,连你进来都没有抬头看一眼,更别说说话了。你只当他是事务缠身,所以也没有去打扰他,自顾自吃起了带过来的零食。
沉默了三十分钟后,舜率先开口了,脸色格外难看:“你今天挺高兴的嘛。”
“嗯?啊,还好吧。”你不明所以地放下了手中的零食。
“是谁?”舜冷着脸,你消化不来他的意思:“谁啊?”
“送你东西那个人。”他抬起下巴,一脸不屑地指了指你手中包装好的盒子。
“哦——”你拖长了声调,“没想到殿下也会吃醋啊——”
“少废话。”
你无奈地摇摇头:“没人送,我自己做的。”
“真的?”舜死盯着你的脸,不放过任何一点变化。
“真的。而且这是送给你的唉。”
“谅你也没那个胆子。”舜脸色缓和下来,伸手拿走一整盒巧克力,“这种东西你给我吃就好了。”






『尽远』
你过来找他,他抱着长枪,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脸色阴晴不定。
“尽远?怎么了?”你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我考虑过了。”尽远突然开口,吓了你一跳。
“如果你确实觉得不适合的话,今后与我避嫌也无所谓,这种事没关系的。”
“啊?啥???”你一脸懵逼,“尽远你干啥了,你这是打算抛弃我这个好战友啊?”
尽远摇摇头,长长叹了口气。
“等等……尽远宝宝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你深感不妙。
他似乎对你这个称呼有点微词,但最终只是说:“你可以避嫌的,我理解。”
“不是……你理解什么啊你就理解了?我没什么要避嫌的啊?”
“就是……”尽远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说出口,“如果那个人欺负你的话,你可以来找我。”
“啊?谁?”
“……你的恋人。”尽远黑着脸咬咬牙说出了这个称呼。
“什么?我谈恋爱了?什么时候?我自己都不知道唉???”你感到莫名其妙。
你们俩对脸懵逼。
“你……没有?”尽远也懵了,“那个男生……”
“我家亲戚啦,最近刚来京城我陪陪他而已。”你突然爆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大队长你刚刚那个样子超级腼腆的你知道吗!”
尽远憋着一口气但是又想不出什么话来反驳你,只好拉下脸来训你一句:“别笑了!”
“好好好,我们去找舜吧。”你拉着他的袖子。
尽远伸手轻轻拉住你的手。你回头看他,他略微紧张:“别走丢了。”







『弥幽』
小弥幽今天有点怪怪的。以往她都会分你东西吃,今天却没怎么理你。
“小弥幽,小弥幽?你怎么了?”你跑到楼上找她。
小弥幽自顾自的在吃东西。你有点苦恼的皱眉,掏出准备好的糖果:“小弥幽,吃吗?”
小弥幽看了一眼才缓缓开口:“今天早上给别人的。”
“啊?”经小弥幽提醒后你才想起来,你今天早上在时之歌里逗过一个小姑娘,给了她一块糖果。 小弥幽是在生气这件事吗?
“好啦,对不起。但是我糖果给你留了好多,都是不同口味的。”你拉拉她的袖子,“都给你吃,好不好?”
小弥幽接过糖果,剥开糖纸,塞进你的嘴里:“高兴。”






『阿黄』
从早上他就一直在烦你。很烦很烦。终于,你受不了了。
“碳烤蛆蚓。”你带着一种奇妙的微笑。
阿黄立即奔向了厕所。








『云轩』
“大祭司早上好!”你一来时之歌就看见了坐在吧台旁边的云轩,乖乖的打了招呼。
云轩没有回你。
有点反常。
但是你怀抱着“大概大祭司心情不太好吧,对对对他肯定是因为事务缠身不开心”这样天真烂漫的想法,活活把云轩晾了一整天。
……能活下来你也是非常幸运了。
一直到下班打烊后,你看见一旁还坐着的云轩小心问了一句:“大祭司您还不走吗?”
“你还记得我啊。”云轩冷冷地抖了抖袖子。
“您这是什么话当然记得啦哈哈哈哈哈哈。”你无比尴尬的打了哈哈。
云轩放下酒杯,轻轻磕了一下桌面。你突然感到了害怕。
“你……最近和一个男生走的很近?”
“哦,那个啊,怎么了?”
他怒极反笑:“你就不会保护自己吗?万一要是对你有什么企图……”
“……大祭司。”你出声打断了他。
他皱起眉,显得相当不悦。
“那是我弟弟。亲的。”你怀着一种复杂的心情开口。
“……”
你们俩相顾无言。
“咳。”云轩清了清嗓子,“说实话,防人之心不可无。是你弟弟也就罢了,但是其他人还是要防着点。”
“是是是……”感觉自己像被家长唠叨一样。你突发奇想,悄悄说了一句:“怎么醋味这么浓啊?”
正在喝酒的云轩狠狠呛了一口。
完蛋,让你嘴贱。这下没好果子吃了。
你在心里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
眼看着云轩冷着脸走过来,你闭上眼睛准备迎接悲惨的未来了。
结果迎来了额头上湿润的感觉。
你不可思议的抬头看着他,他眯着眼微微笑起。
“当然是因为你啊。”








『玉茗』
本来就高傲的少爷今天更是没搭理你。找他说话好几次都被冷落的你相当无奈,只好去和班干部交流。你们最近因为班级里的事有很多接触。
你们放学后还是继续讨论。过了一会儿你要回家的时候,你看见玉茗在楼梯拐角处,神色阴沉的吓人。
“玉茗。”你打了个招呼,他没理你,你也就不管,打算自顾自的回家。
“喂!”他开口叫住了你。
“怎么了?”你回身看着他。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从窗外透过来的夕阳光辉映得他的脸越发的红。
“你……别跟他走那么近。”
你哑然失笑。
“只是有工作而已啊。”
别扭的少年扭过头去瞟着远方。
“玉茗,走了。你打算在这里站多久啊。”
玉茗磨磨蹭蹭的走到你身边,和你并排离开。







『维鲁特』
你感觉今天的维鲁特有点不对。
还是平时的相处模式,但是感觉多了一份疏离。他不会在你和他讲话的时候用他红宝石般的眼睛看着你,而是低头手上的动作不停。也不会在你给他递茶的时候对你微笑了。
你在他处理完工作的时候终于忍不住问他:“维鲁特,你是不是生气了啊?”
“生气?我生什么气?”他看着你,似乎希望你给他一个答案。
“我不知道。”你完全是靠直觉来的。
“……唉。”维鲁特叹了一口气,带点无奈的看着你,“小心点,不要和其他男生走的太近。”
你眨眨眼,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啊。你笑笑,伸手过去抱住他:“知道了,我下次会注意的。”
“嗯,没关系的。”他动作无比轻柔地拍你的背,“毕竟,我还不太担心你会被抢走这件事。”
来自你的内心OS:鬼扯哦那刚才吃醋的是谁。







『赛科尔』
“喂!”
他怒气冲冲叫住你。
“怎么了?”你回头看他。
“你……”他咬牙纠结半天,“你能不能不要和其他男生走那么近啊!”
“那是工作需要,赛科尔。”你挑眉看他。
“可是你也得考虑一下本大爷的心情吧!”
“不想考虑。”你还嘴。
“你……”赛科尔怒视着你。你叹了口气,伸手抱住了他,戳戳他的脸。
“好啦,是我错了。不生气了,回头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行不行?”你像哄孩子去哄他。他也对这套很受用,哼哼几下后抱住你,很用力,你差点觉得要被拦腰折断。
“你能做到你承诺的事就最好了。”

【所以赛科尔的重点还是被带走了】







『格洛莉娅』
今天卡罗工坊的大小姐似乎心情不太好,惹她的人都触了霉头。今天的单子也是没什么有意思的。作为平时和格洛莉娅相当亲近的人,你担负起了去和格洛莉娅交流的任务。
“莉娅?”你敲敲门,“莉娅,我进来了?”
你小心翼翼的推门进去。格洛莉娅躺在柔软的毛绒地毯上安安静静地睡着。你摇摇头,身体不好还这么睡。你把她轻轻抱起来放到床上。格洛莉娅马上醒过来了。
“怎么是你啊?你怎么进来的?”她揉揉眼睛。
“门没锁,我就进来了。”
“哦。你现在可以出去了。”格洛莉娅仰起头用下巴指向门口。
“好。”你无奈,乖乖听话走出去。
“喂!呆木头,你还真走出去啊!”格洛莉娅气得大喊。
你又走了回来:“还有什么事吗?”
“你……我……”小姑娘一口气闷在胸口,干脆冷哼一声,转头不理你了。
“莉娅?你今天怎么这么生气啊。”你走过去挂上最温柔的微笑,“谁惹你了?”
格洛莉娅沉默了一会儿。就在你觉得你这微笑快要挂不住的时候,格洛莉娅开口了:“……我说,你能不能不要随便和别人搭话啊。”
“啊?”你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小姑娘吃醋了,然后笑盈盈地回答,“我不搭话,那我还不工作了吗?”
格洛莉娅自知理亏,撇撇嘴,不出声了。你伸手抱住她:“好了好了。不搭话这我做不到,但是我以后肯定多陪陪你,好不好?”
“这还差不多。”得了甜头的大小姐心情又好起来,抬起手回抱你。







『埃蒙』
埃蒙本来就话少,所以没什么感觉。让你察觉到他心情不好还是因为他一整天的低气压。你和他出任务也挺多次了,从来没感受过这么沉闷的气氛,你一靠近他身边整个人都感觉处在真空状态里。
这样下去肯定有问题。你趁着休息的间隙凑过去,小心翼翼地开口:“那个……J神,你是不是不太高兴啊?”
埃蒙没有回你,只是给火堆扇了扇风。
你突然想起那位和他很熟的大小姐。抱着他不会直接打你一顿的想法,试探着开口:“……埃蒙?”
埃蒙抬了抬眼皮,终于看向你了。
“你生气了吗?”你见他回应你,大着胆子问了一句。
他摇了摇头,又看了看你,然后说:“委托人有问题。”
你有点迷糊:“问题?有什么问题?任务吗?”
他皱着眉头,似乎是不知道怎么表达。然后说:“他……一直跟着你。”
你才明白,他说的是他的雇主一直粘着你的事。但是没什么大动作,碍于钱,你就悄悄的挪开了。没想到这么细的事他也注意到了。你心里回升起一股暖流,扬起笑容:“谢谢。你放心,回头他没什么好果子吃。”
埃蒙把手里的烤串递给你。你拿着烤串,偷偷的朝这个高大的红发男子又靠近了一点。他察觉到你的靠近,也没有回绝或是离开。而是任你盯着他的脸看。
啊,真是一趟值得的任务。
你这样感叹。
至于那个雇主,后来他被不知名的人爆出了其交往多个情人的事,然后家里闹得鸡飞狗跳。







『瑞亚』
你是佣兵工会里难得的身手极其矫健的女佣兵。瑞亚来岩城时通过格洛莉娅结识了你,你们俩很快成了好朋友。
你那天在和一个男佣兵交谈。谈完你看见不远处的瑞亚,走过去同她打了招呼。
“瑞亚,你怎么了?”察觉到她的心不在焉,你略带担心地询问。
“不,我没事。”瑞亚回过神,轻轻笑笑。
你仍心存疑惑,但是还是没说什么。直到瑞亚第三次走神,你真的忍不住了,直接问她:“瑞亚你到底怎么了?怎么一直发呆?”
“我……”瑞亚顿了顿,“我在想最近的工作。”
“工作?”虽说你不是很相信,但是瑞亚确实事务缠身,“那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
“不,没事。就是,你能不能和我们一起出任务?”瑞亚斟酌了半天的用词。你觉得这事情肯定没这么简单。但是面前是你的好友,你知道她的为人,所以答应了:“好啊。不过吃住要你包。”
“没问题。”瑞亚心情大好,伸手拍拍你的肩,“走,我带你吃东西去。”
“油炸小圆蝎!”你整个人都沸腾了,抱着瑞亚就向前走去。







『尤诺』
“小教授——”你悄声叫着,护着托盘,打开了房门。
尤诺正在看书,听见房门的动静转头看你。镜片后的眼睛盯着你,看起来锐利又冷酷。
你心中没由来的警铃大作,小心问了一句:“尤诺……?”
“有什么事吗。”他视线落在你手中的托盘上,语气淡淡的,和平时温柔的小店长完全不同。虽然你知道他认真起来就是这样,但是他今天看起来相当冷冰冰,和那种谨慎认真的感觉完全不同。
“嗯。”你握紧托盘,侧身进来,“你现在有时间尝尝这个吗……?”
尤诺的眼里浮现了疑惑。你关上房门,不知为何放轻了脚步地走过去。
尤诺静静坐在那里,等你过来瞥了一眼托盘里的东西:“酥酪蛋挞?”
“嗯。我自己做的,你帮我试试味道吧。”你把托盘搁到桌子上。尤诺拿起蛋挞:“你不应该自己试一试吗。”
“自己尝不够客观嘛。”
尤诺慢条斯理地把蛋挞吃完。你就像在面试一样,规规矩矩站在旁边:“还可以吗?”
“挺好的。”尤诺点点头,脸色有所缓和。随后想起什么一样,脸色又沉了些,“怎么,你要送人吗?”
“就是送给你的啊。”
你毫不顾忌的直球打了他个措不及防,耳朵一点点红起来:“……给我干嘛?”
“呃……迟来的生日快乐?”
“你之前已经给我庆祝过了。”尤诺嫌弃的拆穿了你的借口。
“……不管,反正送给你的就对了!”你干脆破罐子破摔,眼睛看着窗外直接说出了这句话。
心情还未平复,你就感觉到手被包裹住了。
你惊异地回过头来。尤诺轻轻松开你的手,把一件外套塞进你手里:“太冷了,多穿一点。”
你直勾勾盯着尤诺的脸。他摘下了眼镜:“别看我了……走吧,带你去吃红果派。”







『界海』
小服务生今天总是在走神。你不得不再一次喊他:“——界海小天使?”
“啊?哦!”他果然没在好好听你说话,连你的称呼都没有提出异议。
“你今天怎么回事啊?”你有点不满的叩着桌面, “一直不理我我会很伤心的。”
“没,没有啦!”界海果然涨红了脸,“不好意思,真的不好意思!”
“嗯——算啦,我去一下洗手间。”你朝他挥挥手走开了。趁他不注意时躲在了拐角处想看一下他到底怎么了。界海又开始走神,然后念着:“如果能像看着别人那样看我就好了……”
“可以啊。”你笑眯眯地跳出来。界海被吓了一大跳,差点打翻面前的杯子:“等等听我解释!我……”
“不听。”你干脆的打断了他的话,拉开凳子坐到他面前,直勾勾盯着他蔚蓝的眼瞳,“我一直都在好好看着界海啊。”
那双漂亮得像广阔海洋的瞳孔惊讶的缩了一下,然后泛起层层叠叠的海浪。
“我也一直……看着你……”
小服务生一下子红了脸颊,嗫嚅着回答。







『柯尼』
“站住!”猫少年狠狠扑上你的后背。
早已习惯了他的任性,你也只是乖乖站着任他扑过来挂在你身上。只是今天他仿佛有许多不爽要发泄,哼哼唧唧地挂着就是不愿下来。你扶了他一把,把他小心翼翼地从你身上扒下来。看着他诸多不满的神情,你伸手揉揉他的头:“好啦,柯尼你怎么啦?我去给你买小鱼干好不好?”
以往这一招都是无往而不利,今天柯尼像是被戳中了什么开关,更气呼呼地盯着你:“不要!不许去!”
你虽然并不是非常明白,但是柯尼实在太可爱了,你就什么都答应下来:“好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哼。”柯尼像个小孩子似的拽住你的手,似乎对你的回答感到很满意,神情放松了一点。你又揉了一把他的头,猫耳高兴的晃来晃去。
“以后要一直和我待在一起!”柯尼像是觉得这样还不够,又和你强调了这一句,“不要一直和其他人说话啦!”
“好啦好啦。”你暗笑他小孩子气的吃醋,但是又什么都答应下来。
毕竟实在是喜欢得紧啊。




『蛋蛋』
得了吧,你们俩一起去当交际花(?)还比较实在。


————————————————————————

弧长怪的我很想打死自己( ・_・)ノ⌒●~*

怕有些小天使不知道什么情况。来发一下我群里的截图。
我们群除了我可是连十七都没有骂过久夜太太。然后那位太太就开始瞎bb我们骂她。
真不好意思,骂的是我,其他人没做过这事。
来撕啊,老娘不骂的你屁滚尿流当场承认错误我他妈死也不会退圈要天天恶心你。

前排 @只喝露水的仙女十七 

最后,本来不想打tag,但是觉得这种人要好好整治一下。非常抱歉。我知道大家都不想看撕逼,可是我觉得帮您们清除一下这种人更有必要。

想来讲道理的我们好好讲道理。来撕的劳资奉陪到底。

图不清楚的小天使私我,我发给你。

如果图仍有看不清楚的,私我,我发给你。
前排 @只喝露水的仙女十七

【夏洛克×你】意料之中

♪各位好这里浅歌
♪重度ooc文笔渣剧情差逻辑废
♪欢迎捉虫提建议,大家七夕快乐,爱你们(*ฅ́˘ฅ̀*)♡
♪第一次写夏洛克我好方。感觉夏洛克智商都被我拉低了(-ι_- )而且我没去过伦敦,不清楚具体营业时间。骂我麻烦轻点骂,谢谢你的宽容
♪剧情可能会眼熟因为以前看过饿啊太太的文所以写的时候会靠拢过去,饿啊太太人超好!去关注呀!
——————————————————————————————


伦敦冬日的早晨,大雪铺了满地。你深一脚浅一脚地踩在雪地里,呼吸着凛冬的空气。



现在太早了,叫到出租车要等一会儿,那个人又要求你马上过去。都怪这该死的大雪,要不然你就直接骑自行车过来了。



街边的咖啡店刚刚开始营业,里面看起来十分暖和。你走进去,搓了搓冻得通红的手,用一种鼻塞的声音点了单。



“还需要什么吗,女士。”



服务员温和有礼的态度让你想起了某个大早上打电话吵醒你的卷毛。你恶狠狠的咬了一下牙——虽然本来就咬着——然后说:“黑咖啡,什么都不加,谢谢。”



什么?糖?见鬼去吧!



你抱着咖啡走到221B按响了门铃。Mrs. Hudson给你开了门:“哦,你怎么抱了这么一大袋东西。给我的吗,谢谢你,小甜心。你可比楼上那个整天不收拾自己房屋的人好多了。”



“早上好,Dr Watson。”你礼貌的打招呼,把咖啡递给他。你实在太喜欢这位好脾气的医生了,比难以捉摸的Sherlock要好太多。



“谢谢,早上好。你来找Sherlock吗?”Dr Watson接过咖啡。



“是的,他大早上给我打电话,说找我有事。”



Mrs. Hudson手里捧着你给她的咖啡,带你到了楼上:“小心点,这孩子总有些奇奇怪怪的毛病。我是说,他的行为和常人不太一样。”



“感谢您的提醒。”



他要是行为和正常人一样就不会在早上五点半打电话来通知自己大雪下完了让自己过来了。



你小心翼翼推门进去:“Mr Holmes?”



这位名侦探古怪的脾气威名远扬。你在国内的时候就很崇拜他,认为这是一种个性。等到你真的如愿以偿在伦敦作为一名交换生见到他,并且被他邀请做助手之后,你就发现,这种个性让你经常有种想照着他后脑勺来一巴掌的冲动。



瞧瞧,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距离产生美。



可是你没这个胆子真的给你偶像来一巴掌,只好每天都小心翼翼的,生怕自己做了什么不对的事。你一点都不想听他的毒舌。



“我说过叫我Sherlock就好了。事实上你应该在好几分钟前就到了,你在干什么?哦,你买了咖啡。”Sherlock躺在沙发上,“黑咖啡,加糖了吗?”



“没有。”你把咖啡放在桌上。



“你是走路过来的。”Sherlock从头到尾把你扫视一圈,“嗯,可是你不太想过来?”



“下雪太冷了,而且你必须在五点半的时候爬起来然后走路过来。”你去厨房拿了一罐方糖,扔了两块进黑咖啡。



“好吧,我不记得这里有方糖。”Sherlock看向你。



“我觉得你除了那些人头啊实验器材啊都不会记得住,这是我上次在厨房里翻出来的。”你把黑咖啡递给他,“所以现在能告诉我把我叫过来是为了什么事吗?”



“那件案子。”Sherlock直起身子来喝了一口,“你上次在场的,有没有什么想法?”



“死者的鞋子不见了,我一直不明白。”你坐在沙发上舒缓自己的双脚,“你说她是走过来的,那就是说凶手可能脱掉了她的鞋子。我在想,是不是因为鞋子上留了什么?”



“很好,继续。”Sherlock示意你继续说下去。



你深吸一口气,开始回忆案发现场的样子:“死者身上没有现金物品,手的姿势很奇怪,像是要抓住什么一样……可是她的面部表情又很平静。”



“我倒是明白了,我得发个短信给格雷。”Sherlock摸出手机,飞快的打字。



“明白什么?还有,是雷斯垂德,先生。”虽然知道提醒他没用,你还是忍不住发声了。



“哦,好。”他根本没有听进去,急急忙忙套上大衣拉着你冲到楼下,“John!我们该走了!”

Dr Watson走出去打车了,你们俩跟在他身后。Sherlock趁着这个空隙和你说了一句:“我想你该搬家了。”



“搬家?为什么?”



“你不会接下来还想从你家里走过来?在221B对面有一处房子,行动很便利。房东是个好人,和Mrs. Hudson认识,说不定能给你优惠。而且这里的交通比你现在的住址更方便。”他条理清晰的给你分析。你忍不住打断他:“等等,Sherlock,为什么你觉得我会听你的呢?”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Sherlock耸耸肩,“车来了。”



哦,你大概没法拒绝这位大侦探了。



不过这样的感觉也不坏。你拉好围巾坐上了车。




——————————————————————————————

感谢每一个看完这篇文章的小可爱,七夕快乐(ㅅ´ 3`)♡

【黄少天×你】爱美之心

♪各位好这里浅歌
♪给群里小伙伴汤团 @汤团儿今天也换了姿势日少天儿 的生日贺文,希望你喜欢!生日快乐!
♪ooc逻辑废文笔渣,感觉不适请马上退出
♪欢迎捉虫提建议
♪我真的不会写黄少,本文仅供娱乐。

————————————————————————

你总认为自己是个强大无比的女汉子,化妆品有几件就够了。可是今天你一时手痒,多买了几支口红,还是色号相近的那种。

黄少天回家来看到的一幕就是你正在往自己手上涂口红试色号。

“少天。”你叫了他一声,“能帮我看看这些色号哪个适合我吗?”

黄少天应声而来,沉默地看了半天,皱起眉头:“我实在是分不清这些颜色,这哪里有区别了?唉我说靓女你为什么不买那种差别比较大的颜色呢这个完全分不出来啊,买这样不浪费吗。”

你盯着自己的手无奈的撇嘴:“因为它色号标的都不是一样的所以我想看看有什么差别……结果我现在自己都分不太清了。”

“你平时没买这么多啊,唉你要去干嘛啊突然这么精心挑口红啊?平时你不都是就用那几支而已吗,受了刺激吗你?”黄少天突然反应过来,“你平时不是还总嚷嚷着自己是个女汉子不需要一大堆化妆品吗?”

“我没受刺激。”你嫌弃地看了他一眼,“女汉子也有爱美的心不行吗。”

“行行行当然行,不过到底要去干嘛?公司应酬吗?你要是打扮得太漂亮我怕有人会盯上你啊,还不如我陪你去呢。”黄少天秉承着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试图从你嘴里撬出你的目的。

“没干嘛,只是要参加一个聚会而已。”你含含糊糊地带过去了,黄少天仍不死心,一直缠着你想要用他的嘴炮让你投降。而你早就打好了主意,绝对不开口。黄少天没能得逞。

本来吧他对这件事也不是很上心,顶多有点好奇。可是之后的一天,他一下子感觉不对劲了。

他从衣柜里翻出来一件崭新的连衣裙,面料质感很好,款式和花纹也十分精美。以往你不会乐意穿这种裙子,嫌它不方便行动。可是你现在居然买了,并且没有告诉他,黄少天一下子就感觉有问题了,自动脑补出了一部电视连续剧,越想越惊慌。

吃晚饭的时候他旁敲侧击地问你:“我说靓女,你有没有想过穿裙子啊?我觉得吧你穿起来一定很好看,要不然我给你买一条呗,哪天穿给我看看也行啊。”

“没有。穿着一点都不方便。”你狐疑地看向他,“你不是早就知道吗。”

他干脆缩减话语单刀直入了:“那衣柜里那条连衣裙不是你的?”

你手一抖,菜掉在碗里:“你为什么知道……”

“我翻衣柜的时候看见的。”黄少天看着你那种做贼心虚的感觉心里的怀疑又落实了几分,“你买裙子也不用瞒着我吧,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你还不信任我吗?我说靓女你到底打算干嘛啊……”

你低着头扒饭,等他把一大串话说完,才弱弱地开口:“我怕你觉得很奇怪……”

虽然这个担心很让人无语,但是确实是会有的事。一向以“女汉子当自强”自称的你突然有一天转性子了,想想确实会奇怪。

“那你也别瞒着我啊。”黄少天无奈的开始碎碎念,“你这样我才更奇怪好不好,我还担心你要和别人跑了呢。你又不是不能和我商量,指不定我还能给你出谋划策呢。话又说回来什么人你那么重视啊。”

“你之前不是说要带我去线下聚会嘛,不想给你丢脸。”

他无语地看了你一会儿:“哪里会。本剑圣的媳妇做什么都不会丢脸的。再说我的眼光可好了,你穿什么都很漂亮,不一定非要让自己穿成什么样子。”

他紧紧的抱住你,你一下子安心下来,不知不觉的沉浸在黄少天身上太阳的味道里。

————————————————————————

真的是不会写黄少……希望小天使们轻点打我

感谢每个看完这篇文章的人ღゝ◡╹)ノ♡

拿美图秀秀玩的时候突然玩出了这个hhhhh然后开了脑洞,说不定倚天屠龙小时候就是这么被哄过来的。想写这个梗但是怕被打死有天使给我动力吗😂
剩下的人的图有机会我就放上来让大家看看风华绝代是怎么样的体验x
最后表白玄铁妈妈以及全员!